“真假主播”为何争诵这篇人民日报美文?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0-03-10 16:06 阅读:
“真假主播”为何争诵这篇人民日报美文?

  高空抛物、故意损坏小区电梯……这些行为将影响你申请保障房高空抛物、乱停车辆、故意损坏小区电梯……这些行为将会影响你申请保障房。11月13日,记者从合肥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获悉,合肥正向公众征集住房保障信用管理暂行办法实施意见。这是合肥首次在住房保障领域建立信用档案,未来将通过建立住房保障信…【详细】

  紧急预警!安徽多地发生犯罪分子冒充“公检法”工作人员诈骗11月13日,记者从安徽省反电诈中心获悉,近期,安徽多地发生犯罪分子冒充“公检法”工作人员进行电信网络诈骗的案件。警方提醒,请市民朋友勿轻信任何“公检法”机关以办案为由,要求被害人转账至所谓“安全账户”。遇此情况,请立即拨打全国统一的报警电…【详细】

  科技的力量,经常创造变废为宝的神奇。曾经被认为“不材”的构树,居然能有如此大的功用,确实出人意料。把构树养殖与扶贫嫁接,这更让人没想到。

  在我的印象中,构树长得都很粗壮,高可达丈余,可以阴翳蔽日。宋人刘克庄曾如此勾勒构树下的美景:“楮树婆娑覆小斋,更无日影午窗开。一端能败幽人意,夜夜墙西碍月来。”

  构树虽也像柳树那样“不材”,倒也有些功用。《本草纲目》说,该树开碎花结实如杨梅,有益气、明目等功能,过去遇灾荒年成,构树还可以救急救荒。不过,即使作为药材,构树也不稀罕,功用并不独特和突出。一种不材之树,怎么突然与扶贫挂上钩,还弄成产业了?

  做事情,只要有心、用心,终归会有回报。六安市花大力气建设的两个示范基地,其扶贫模式大体差不多,似乎并无多少新意,也可复制,成效却相当显著:引进杂交构树,建成产业链,流转贫困户的土地,让贫困户获利;安排贫困户就业,从事育苗、插苗、补植、除草、保养、浇水等工作。仅彭塔乡的三个园区,就成功带动三个村六十六户贫困户脱贫致富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增收工程”“富民工程”。

  我原以为,育苗基地里的构树,就是随处疯长的野生构树。一问方知,是杂交构树。杂交构树是由中科院等研究机构在野生构树基础上,采用现代育种技术,经过十多年的筛选和试验种植培育出来的。其植物粗蛋白含量是玉米的二点五倍,黄豆的一点八倍,远比野生构树粗蛋白含量高。而且杂交构树叶片肥厚,较野生构树丰产。

  著有《徽州八记》《南沙探秘》《游方记》《盛开的紫荆花——一个内地记者眼中的香港》《香港回归十年志(2003年卷)》《平等的目光》等。中央电视台“亲历·见证”栏目为其拍有纪录片《双城故事·爱在他乡》。

  我从小生活在江汉平原,那里河湖沟汊多。当地原生树种不多,能存活的,必须是耐水性的,比如柳树。但柳树属不材之树,无论做房梁还是打家具,几乎都用不上,大多当作柴火烧了。

  有一天,去安徽六安市所属的国家级贫困县霍邱,路边不断出现一个标语,引起我的注意:“发展构树产业,助力脱贫攻坚。”

  安徽省合肥市广播电视台《合肥新闻联播》主播,合肥市政协委员,合肥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,作品多次荣获安徽播音主持一等奖。

  六安市还在裕安区顺河镇建有构树产业扶贫示范基地,连片种植构树,所生产的产品由生态养殖公司负责收购,作为奶牛精饲料,据说已可替代进口的苜蓿草,产奶量比过去高出一截。

  4月,我走进霍邱县彭塔乡赵圩村的育苗基地。一片并不平整的土地上,长满郁郁葱葱的构树,高不过两尺,枝杈繁茂。负责人随手掐断一根构树的枝丫,断面很快流出黏黏的白色乳液,他说:“人的皮肤受伤或发炎,过去民间用构树的乳液抹一抹,就能起到消炎止痛的作用。”

  构树产业?还真是第一次听说,那时候我连构树是什么都不清楚。从网上搜出构树照片一看,才恍然大悟:太熟悉、太常见了,在我老家随处可见。

  千百年来的一种不材之树,如今却能驱动一方经济,引导贫困人口脱贫致富,让田野里呈现新气象,长出新希望。

  2018年11月起,陆续推出《江淮八记》系列。《宣纸记》为《江淮八记》之第一记,《桃花潭记》为第二记,《中都城记》为第三记,《安茶续香记》为第四记,《杏花村记》为第五记,《构树扶贫记》为第六记。

  构树属落叶乔木,叶呈螺旋状排列,两侧常不对称,叶片边缘具粗锯齿。其红色的雌性球形头状花序,一些地方称之为“鸡蛋花”。据说,淮河以北多称为“楮树”,淮河以南称为“皮树”,也有称“麻叶树”“醋桃树”“皮桑”的。大约因为叶面的形状像一张猫脸,我们小时候都叫它“猫子树”。家乡农村的田间地头、房前屋后、浅山丘陵,河畔、山谷、荒野,都有构树的身影。即使在城市,犄角旮旯里也常见其踪迹。但构树并不怎么招人待见,甚至有人以“谷田久废必生构”来形容。

  细数起来,身边的“不材”之物,应该还有许多。其实,那不过是我们以往的一种认识而已。要是改变观念,合理转换,加上合适的支撑,把更多“不材”变成“材”,应该也有可能。

  斯雄,本名朱思雄,湖北洪湖人,1988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。以编报纸、办杂志为主业,业余写作散文随笔,兼及时评。现为人民日报社安徽分社社长,高级编辑。曾获中国新闻奖,被人民网评为“最受网友关注的十大网评人”。

  “不需要长成大树。树苗生长两三个月,就收割一次。”育苗基地负责人说,收割的构树枝叶,并非直接可用,而是经过发酵,加工做成饲料。

  构树本身好“养活”,在生长的过程中无需施化肥、打农药,基本处于“散养”状态。这点倒和柳树差不多。

  合肥将不许时速超25公里电动车上路据安徽财经网讯今年4月,电动自行车新强制性国家标准《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》正式实施。目前,合肥市电动自行车是否还能正常上牌?下一步针对电动自行车管理有何打算?市场星报、安徽财经网、掌中安徽记者采访中了解到,合肥市电动自行车仍可以登记上…【详细】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